北京机关单位往年贺卡量大 刚送到即送废品站

北京机关单位往年贺卡量大 刚送到即送废品站

  - “中纪委严禁公款购买贺卡”追踪

  新京报讯 (记者胡涵 林野 杨锋 实习生张宁)昨日,记者走访北京市数个机关单位及其周边的废品收购站。多名机关负责信件收发的人员称,几乎每年年底都会收到大量贺卡,他们挨个分发到当事人后,很快这些贺卡便被上门的废品采购员收走。多个废品收购站证实,每年都会回收大量的贺卡,不过,其纸张再利用工序复杂。

  日前,中央纪委发出《关于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等物品的通知》,要求各级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和金融机构,严禁用公款购买、印制、邮寄、赠送贺年卡、明信片、年历等物品。

  机关收发人员

  贺卡刚送到即送废品站

  “往年当然多,每天能收两个编织袋。”北京市某机关的信件收发人员介绍,过去每年11月底开始,就进入了贺卡、明信片的“高峰期”。这些明信片的收信人多是领导个人或科室,而寄送方也以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为主。

  “都是公款寄送。”一家国企的工作人员表示,年底寄送明信片,是机关单位之间的“礼尚往来”,“人家给你寄了,你不回送也不好,大家都来送,其实谁都没工夫看。”

  多名信件收发人员称,每年单位收到的贺卡数量巨大,他们分发到各科室后,没多久,这些贺卡就会变成废品,被废品收购人员带走。

  废品收购人员

  贺卡回收价仅报纸一半

  东大桥附近一名废品收购人员称,去年底,他从附近的企事业单位共回收了约450公斤的纸类废品,其中贺卡、明信片和挂历等占了三分之一。

  十里河附近一废品收购站老板表示,以前元旦前后每天都能回收几百斤的废旧日历、台历,今年三月,还曾回收过100斤尚未拆箱的台历,因为上面印着字,她猜测可能是政府部门或企业未发完的过期品。

  “一般的纸可以回收再利用,但贺卡明信片的再利用工序复杂,造纸厂都不愿意收。”西城区一家社区废品收购站的工作人员称。

  城区多个废品收购站人员表示,目前报纸回收价格是每斤8毛到1元,而贺卡和明信片的回收价仅为4毛到6毛。“我们都不乐意收,价格低,还没什么市场”。

  - 追访

  “贺卡浪费还致污染”

  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政协委员陈新颖建议改用短信等环保方式送祝福

  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政协委员陈新颖曾于今年年初,在当地政协会议上提交了《禁止公款购寄贺卡 倡导短信和电子卡绿色祝福》的提案。

  “第一感觉是太浪费了”

  “我的第一感觉是太浪费了。”昨晚,陈新颖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注意到这个问题,来自自身感受。他称,每年他都会收到“很多很多的信、卡,而且逐年增多,越来越精美”。

  除自身感受外,他还发现每到岁末年初,一些机关单位为加强与关系单位的联系,往往会大量购买印制贺卡发给机关干部。“而且出现费用越来越大、单位之间相互攀比的趋势。”

  “我们自己在浪费,还是公款,大家都觉得天经地义的。”他认为,这才是危害性所在。

  他在提案中称,据统计,公款购置的贺年卡和明信片,只有不足三成用于单位间的沟通,其余多用于个人交际,还有一部分根本没使用就扔到垃圾箱里,不仅浪费了有限经费,也制造了大量垃圾污染。

  建议改用短信等祝福

  陈新颖建议,除确属外事、统战、联谊、招商引资以及和外省联系工作需要寄送少量贺年卡、明信片外,在各级、各部门、各单位和个人之间一律不得使用公款印制、购买和邮寄贺年卡、明信片,而改用短信、彩信、电子邮件等节能环保的方式。

  同时,他提议监察部门、财政部门等联合下发“禁止使用公款印制、购买和邮寄贺年卡、明信片的通知”,以遏制使用公款滥购和邮寄贺卡这种不良现象的蔓延,并对顶风违纪的单位和有关领导进行追责。

  - 案例

  机关采购员 每年买贺卡拿两万回扣

  陈丹(化名)是福建某地级市一机关单位的办公室主任。往年到了这个时候,她就要开始忙活贺卡的事了。

  “这几乎是一年最忙的时候了。”陈丹说,从本单位到下级单位,她以往每年都要定做大约5000张明信片,分发给各个部门。

  “一般都要高档一点的贺卡,然后特别设计并添加符合本单位风格的内容。”陈丹坦言,因为常年负责采购这个,加上量大,她每年年末都有一笔不错的回扣收入。

  陈丹称,商家一般每张卖2元,而出的发票上价格写8元,她拿发票回单位报销,这样她自己能得到2万多的回扣。

  与陈丹一样的,还有江西某地机关单位的王锋通(化名),他每年帮单位订购的贺卡量也在千张上下,回扣收入约有6000元。

  “今年不做了。”王锋通表示,中央禁令一下来,单位也马上召开会议传达,今年不再订购贺卡,“这笔收入就没了。”

  陈丹说,别看每年都订5000来张贺卡,但真正寄送出去的“少之又少”。

  “我没完全统计下面单位的情况,我们单位分发3000多张,最后剩下近2000张。”陈丹说,这些剩下的贺卡要么当废纸卖,要么就扔了。

  更严重的浪费还存在于不同单位间的攀比上,陈丹称,曾经有一年定做了3000张贺卡,但后来领导发现其他单位的贺卡更好看,“只好重新订,这3000张就浪费了。”

  公务员 回复贺卡会占用不少时间

  昨日,记者还采访了浙江、安徽、北京等地的多名公务员。

  浙江某地的公务员陈玉(化名)现在是单位的一名科长。“我最多一次,收到了70多张贺卡。”陈玉说,看过后发现,有50多张是不同领导寄来的,不回还不行。

  陈玉坦言,有时候光回这些贺卡就要占用不少时间,“写得随意吧,人家认为你不够意思,写得生动一些吧,又费时费脑。”

  北京某单位的张航(化名)去年刚走上工作岗位,今年元旦就收到了20多张贺卡,“我是个新人,感觉不回说不过去。”张航说,在机关单位里,关键就是这些人际交往,所以他费了不少时间认真回复。“真挺累的,跟写作文似的。”

  “就回了关系好的几张,其他都用短信问候了。”安徽某地的公务员许文认为,用短信、电话、电子贺卡就能轻松表达的问候,贺卡寄来寄去,反而成了大家的节日之“累”。

  声 音

  想家的小胖:从对一张小小贺卡的禁令中,还可以读出这样的信息:只要是公款,无论钱多钱少,都是大事。实际上,这正是对公共财政应有的审慎态度。

  八月十五的博客:禁止用公款购买挂历、贺卡、明信片是英明之举。这为国家节省大量开支,还杜绝了腐败。希望坚持下去,那些有奖明信片更不应该销售。

  徐徐徐徐徐徐妞:突然我觉得我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点,刚调来函件局没多久,正当刚进入做贺卡的阶段,国家就出台说不能挪用公款做贺卡拜年。看来,不用那么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