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象群连日袭扰云南景洪 象妈妈溜进村中生宝宝

野象群连日袭扰云南景洪 象妈妈溜进村中生宝宝

窗户被野象撞烂 窗户被野象撞烂

  连日来,景洪市勐养站曼洒镇村委会公路沿线几个村寨的村民谈“象”色变,特别是离镇上不足4公里的曼洒浩村民小组,昨天早上野象跑到距村民雷安卿家房屋十米远的玉米地中生下一头象宝宝后,更是闹得村民连门都不敢出。而此前2月7日晚上,在公墓值班的段松者夫妇还遭野象群袭击,吓得撬开后窗跳窗逃生。

  记者采访拍摄中 两度遭野象追赶

  昨天一早,记者闻讯随西双版纳州森林公安局民警赶到现场时,只见位于213国道老公路旁的曼洒浩村寨路上,已经有分别来自西双版纳州森林公安局勐养保护区派出所、景洪市公安局勐养派出所、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勐养管理所和景洪市林业局勐养林业站的10多名民警和工作人员守候在现场。西双版纳州自然保护区科研所的两名科研人员,也在紧挨着村寨的一片�o山(傣族的坟山)树林中进行拍摄观察。

  “野象刚生下一头小象,才钻进林子去。”根据保护区科研所工程师董永华的指点,记者看到了树林中约30米处,野象群的身影若隐若现。

  记者随董永华沿橡胶林悄然上前,在距野象群不到20米处准备拍摄时,�o林中突然响起了一阵骇人的野象吼声,紧接着只见树林一阵急速地摇动,3头约2.5米高的野象冲出密林,高高地扬着长鼻向着记者猛冲过来。待记者和董永华工程师转身逃离橡胶林时,它们才停下脚步,转身一步一回头地走进�o林。

  就在记者回身摸过去准备再次拍摄时,断后的一头野象突然转身,再次吼叫着冲过来。记者又一次狼狈逃出,而这头断后的野象也快速没入�o林深处没了踪影。

  野象连日进村寨 玉米地里生宝宝

  由于担心村民外出遭野象攻击,现场的民警和工作人员在野象活动的�o林四周拉起了警戒线,并将附近围观的村民全部劝返家中。

  在民警的带领下,记者进入一片八亩左右的旱地,这里和村寨民房仅隔着一条3米宽的村道,看到一小条水沟附近的草丛和泥土上,几滩有些腥臭的血迹还未干涸。勐养保护区派出所副所长刀永平说,这就是早晨野象生下小象的地方。

  据介绍,从春节前至今,一直有野象群在曼洒浩村委会靠近公路边的曼么卧、曼洒浩、坡脚、思茅寨和曼贺科等五个村寨活动,几乎每天都会接到村民的报警,民警们一直忙着四处出警,为村民驱赶进入村寨的野象,同时还要防止野象伤害村民。

  前天下午6点40分许,再次接到村民“野象群又进入村寨吃玉米”的报警后,刀永平等6名民警赶到现场,一边疏散村民,一般采用放鞭炮和鸣警灯的方式驱赶野象。直到晚上10点多,野象才进入树林。没想到昨天早上才6点多,又接到村民的报警。他们赶到村外驱赶了一阵后,吃饱了肚子的野象群才大摇大摆地走出玉米地。不过令他们惊奇的是,在这个由8头野象组成的象群中,又多出了一头浑身是血、走路有些摇摇晃晃的小象宝宝。

  大约用了20分钟,整个野象群才护着小象宝宝缓慢地走进了30米开外的�o林内。在上玉米地与道路紧挨的一个坎时,虚弱的小象宝宝怎么也爬不上去。身边的两头大母象硬是用鼻子拨了很多泥土过来,将土坎垫成一个缓坡,又合力伸出长长的鼻子将小象宝宝推上了道路。

  野象群就在屋外 吓得人不敢睡觉

  “野象每天都要在我家门外面走来走去的,吓得我连觉都不敢睡。”66岁的村民雷安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话声音还有些打颤。他指着家里的窗户说,每次野象群进村都要从他家门外走,他都能从这里看到。

  雷安卿告诉记者,春节前虽然野象群也到过村寨附近几次,但都是在距离房屋较远的地里吃完玉米就走。2月14日晚上11点50分,睡梦中的他突然被一阵阵的狗叫声惊醒,起床准备查看时,就听到20米远的�o林里传来了野象的叫声,接着就见到野象群模糊的身影鱼贯进入玉米地中。他战战兢兢地挨到天亮再查看时,野象群已经不见了踪影。谁知,15日下午6点,这群野象又再次光临这块距离他家不到10米远的玉米地。当晚,野象被民警驱赶回森林,但昨天早晨还未起床,雷安卿又再次听到野象群的叫声。看清楚这群野象又在他家旁边的玉米地中采食后,他打电话报了警。

  深夜遭象群突袭 两夫妇跳窗逃生

  记者采访中获悉,从去年12月6日开始,就有野象群走出森林进入坝区,对勐养镇周边曼洒浩村委会的曼么卧、曼洒浩、思茅寨及曼贺科等村寨的农作物进行“扫荡”,91户村民的490余亩香蕉、橡胶、玉米和菜地受损。

  2月7日晚上,在曼贺科后山公墓值班的段松者夫妇突遭野象群袭击,靠一根铁钎撬开后窗后,才跳窗逃生。

  记者从213国道老公路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爬上山坡时,只见坡上700余座坟墓的旁边,有一栋由9间房屋组成的平房。这就是这片公墓管理处的办公用房,以及守墓人段松者两夫妇的住房。不过这些房屋除了前面钢窗上的玻璃全部遭到破坏外,门框上的钢门也被弄得变形留下了恐怖的象牙印迹。

  据在此居住了两年的段松者介绍,从去年的12月起,就有野象群走出距离不到两公里远的保护区森林,来到坟山附近觅食。但是,平时野象群一般都不靠近他的房屋。2月7日下午,一个13头野象组成的象群从他屋前吃着芭蕉走了过去,所以晚上他和妻子都开着灯不敢睡。晚上11点左右,只听见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响起,并传来了野象的叫声。接着,房门就遭到了猛烈地撞击。

  来不及多想,段松者转身抓起靠在墙上的一根钢钎,就往后窗上猛砸,最终砸断钢条后撬开一个大洞后,拉着妻子从后窗跳了出去。回身再看,房门和前窗都被野象撞开,两个硕大的象头已探进屋内。

  两人吓得跑到对面的山坡上,看到野象用鼻子将前窗挨个打坏之后,重点对储存着两吨玉米的房屋进行攻击。先是一头大公象甩头将房门撞开后想要冲进去,没想到其巨大的身躯被门框卡住,没办法只好退出来,让一头小象进去饱餐。接着这头大公象又甩头将旁边的窗户连窗框全部撞飞,之后爬上窗台,笨拙地爬了进去。吃饱之后爬出来,再换一头野象进去接着吃。

  与此同时,其他野象一间一间地将所有的房门撞开,一头野象在厨房发现有两袋米后,用鼻子卷出来抛在地上,一群野象围上来一阵猛吃。

  当晚,接到报警的森林公安民警火速赶到现场后,紧急将段松者夫妇送到镇上安顿下来,随后又使用放鞭炮和放高升的方式吓唬、驱赶野象,直到次日凌晨3点左右野象群才进入森林。(戴振华 常宗波 王兴涛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