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年对象榜恩人列第三 超六成受访者称拜年该送礼

拜年对象榜恩人列第三 超六成受访者称拜年该送礼

拜年对象榜恩人列第三超六成受访者称拜年该送礼

  虽然春节还没结束,但国家法定春节假期已经结束了,该拜的年,也陆续拜完了。

  潇湘晨报联合大湘网的调查显示,父母(岳父母、公婆)和家族长辈,毫无悬念地名列拜年对象榜的前两位,第三位则是“有恩于自己的人”,超越了“领导”“老师”“有业务往来的人”。

  在对拜年时间等传统礼仪的遵循上,呈现出明显的城乡差别。农村受访者更守旧,大城市受访者则更不拘小节。

  本次调查,农村居民占21.58%、小城镇居民占24.32%,中小城市和大城市居民各占46.23%和7.88%。

  “恩人”名列拜年对象榜第三位

  春节快结束了,该拜的年差不多已陆续拜完。

  本报联合大湘网的网络调查显示,这个春节,97.9%的网民都给人拜过年。“父母(岳父母、公婆)”毫无悬念地高居拜年对象榜的首位(49.66%),其次是“家族长辈”(26.37%)、“有恩于自己的人”(8.90%)、“平辈亲戚”(3.42%)、“朋友”(3.08%)、“领导”(2.40%)。

  “有恩于自己的人”高居拜年对象的第三位,意味着春节被许多人当成“还人情”的一个大好机会。民俗研究者于秋水对此也深有感触,“还人情真不是个容易事,礼轻礼重先不说,光时机就得择选一番,挑个不恰当的时间,搞得双方都尴尬。选择春节,表面上是拜年,暗地里的意思,双方心知肚明,皆大欢喜。”

  过半受访者认为登门才算拜年

  大多数的受访者(54.79%)都认为,只有亲自登门才算拜年。作此选择者,在居住地上并无显著差异。

  由此看来,无论是住在农村还是住在大城市的人,对“拜年”方式的理解比较一致。拜年一般从家里开始。初一早晨,晚辈起床后,要先向长辈拜年,祝福长辈健康长寿,万事如意……初一或初二必须到岳父母家,并须带礼物……对于左邻右舍的街坊,素日没有多大来往,但见面都说得来,在院子里见面彼此一抱拳,“恭喜发财”“一顺百顺”,再在屋里坐一会儿。虽然对象不同,拜法也不同,但有一点――必须得登门拜访,当面礼贺。

  “今年春节要加班,岳父母家又远,交通也不方便,所以只是在大年初一早上给他们打了个电话。”在长沙一家大型超市做管理的丰明凯觉得,这只能算个问候。像往年,带着老婆孩子大包小包地登门,“那才算拜过年了。”

  也有部分受访网民认为,拜年并不一定要登门,打个电话、发个短信,甚至是QQ上问候一下,心意到了就行了。但这类群体,仅占受访者总数的33.22%。

  由此一来,认为自己今年春节没给父母(岳父母、公婆)拜过年的受访者高达半数,这个结果就不难理解了。

  超六成受访者说拜年应该送礼

  传统礼仪里,拜年不仅要登门,还要携带礼物。本次调查中,61.99%的受访者在给人拜年时,一定会携带礼物。作此选择者,在居住地上并无显著差异。看来,在这个问题上,无论是居于农村、小城镇,还是居于中小城市或大城市者,又达成了一致。

  黄茂住在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的一个小镇子上,他的亲友大多分布在周边的农村。从大年初一到初五,他每天都用摩托车载着大小礼盒,在各路亲戚家行走,“礼轻一点还没什么,但一定要有,否则你自己不好意思,别人私下里也会埋怨你不懂礼数。”

  在深圳工作的陈斯,今年回邵阳老家拜年,汽车后备厢装满了礼品。因为要走的亲戚多,所带不够,以至于春节期间他还在当地采购了不少。“总的来说,是一家都不能少,而且同辈分或同亲疏度的,礼物的价值还得相当。”

  大年初一,黄茂去的是父母家,初二走的是岳父母家,“初一崽,初二郎”等传统,在这个湘西南小镇上仍被严格地遵循着。相比之下,陈斯的拜年时间则要随机许多。

  调查显示,在拜年时间是否遵循传统这个问题上,呈现出明显的城市差别。其中,居于农村受访者中的近八成,都表示“严格遵循”或“比较遵循”,而居于大城市的受访者,近四成表示“基本不遵循”,近五成表示“不怎么遵循”,无一人选择“严格遵循”。

  “一是在都市生活多年,本身不怎么看重这些细节,甚至搞都搞不清楚。另外时间上也不允许。”陈斯腊月二十九到家,大年初三就得回深圳上班。他在除夕夜与父母团聚,大年初一就去了岳父母家,当天下午又去给另一个家族长辈拜年。

  他发现,身边许多从千里之外回乡的朋友,都作出了类似安排。至于“初一妇女不出门”等老习俗,在他的家乡,如今也没人遵循了。

  七成农村受访者不能接受给晚辈拜年

  同样的城乡差异,还在“能否接受长辈给晚辈拜年”这个问题上体现出来。年前,有网友在微博上吐槽:“我爷爷奶奶总是给来拜年的人一一回拜,每家都要亲自去。我觉得挺没必要,特别是晚辈家,不知道大伙怎么看?”引发讨论。

  近六成居于大城市的受访者,都表示能够接受,有人如此阐述自己的理由,“拜年本来就是相互表达祝愿和谢意的一种方式,跟辈分没有必然关系。”

  但在农村受访网民中,只有一成能够接受这种方式。七成觉得“不能接受”,另有二成表示“不好说”。有些受访者的理由似乎也难辩驳,“长辈能给晚辈‘拜’么?”(潇湘晨报 记者 袁树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