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失独老人因何而啼为谁而泣

春节,失独老人因何而啼为谁而泣

春节,失独老人因何而啼为谁而泣 失独老人 图片来源网络 失独老人与志愿者一一结对

  春节,失独老人因何而啼为谁而泣

  新春佳节,举国欢庆,万家团圆。但在“每逢佳节必思亲”的时刻,也有许多人会黯然神伤,悲痛交加,其中最甚者莫过于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及老人们。

  在“常回家看看”赫然增添到国家法律条文的今天,我国有大约1000万失独家庭,他们在年夜里已经永远等待不到孩子回家的踪影,有着只是在鞭炮声的此起彼伏与邻居家的欢声笑语中双守空巢的泪眼相望。

  想象到这样的悲凉情景,人们对媒体在大年初六报道的一条消息有了格外关注。据“中国之声”披露,国家民政部表示,今后失独老人将参照三无老人的标准,由政府来供养。

  虽然报道中没有提供更详尽的细则,但有关部门在春节之际惦记着众多的失独老人,依然不失为初春里早到的一股暖流,让人心里感到热乎。可细想下来,又觉得这样的“表示”恍如远在天边的雷声,有些虚无缥缈,不着边际。

  首先,那“参照三无老人标准”的前提条件,就会将许多失独老人拒之门外。所谓“三无”,指的是无子女、无自理能力、无收入来源。按照这样的标准,能符合政府供养条件的可以说少之又少。我国执行“只生一个”的独生子女政策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且在城市尤其是公职人员中贯彻得最为严格。只要超生,基本上就“双开”(开除公职、党籍)。因而,如今失独家庭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他们虽然失去独生孩子,但按年龄尚未到丧失自理能力的时候,收入上有基本的退休金或养老金,“三无”中缺“两无”,自然不在政府供养之列。 从现实情况来看,大部分失独老人缺失的不是供养能力,而是严重的生活孤独与无望。笔者有一个邻居,女儿快成家时遭遇了不测,令夫妻俩一夜间头发全白,精神长时间处于崩溃之中。虽经大家反复安抚,平日里多少像缓过劲儿来了,但一到逢年过节,男的总要嚎啕大哭一场,数年不断。那种撕心裂肺的郁积,有如山崩地裂,慑人魂魄。

  他们在节日前夕为何会哭得那么伤心,除了“倍思亲”之外,还有另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必须面对与节日欢乐气氛形成的强烈心理反差。很显然,如果单位里、组织上能想到这些失独老人此时的感受,多派人到家里去看望,或者组织他们到外地去旅游,换一个环境;如果同事、朋友能惦记着他们,多上门去一起吃个饭、唠唠嗑,分散一下此时的心情;如果有亲戚能留心一下,将他们接到家中去过年过节,让他们沉浸到乐也融融的气氛中……可能就会在一定程度上转移他们的思孩之苦,缓解悲痛心情。

  可是,上述想到的一些办法,只能是亲朋好友间“义务”层面上的事情,如何将它们落实为政府和社会的“责任”,才是根本解决的办法。卫生部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失独家庭除了1000万的存量外,每年还新增7.6万个类似家庭,其涉及的人口数量,已经接近国家公布的绝对贫困人口数。针对残疾人、贫困户、五保户、受灾户、留守儿童等等弱势群体,我国都有专门的职能部门和社会组织来进行关怀和救济,节日前夕的“送温暖”乐此不彼。可对人口已经如此庞大的失独家庭,至今没有任何的社会组织对他们进行针对性的服务,以致很多失独老人只好自发地进行联系,定期汇聚一起搞同病相怜式的互诉衷肠,抱团取暖。这样的悲哀不仅是相关部门的失职,也是我们全社会的失职。

  计划生育国策为中国独有,出现高数量的失独家庭自然也成为特殊国情。国策还要坚定不移地执行下去,如今健全的家庭在往后的岁月中谁也难保自身的不测,让人想起来就狂恐忧心,不寒而栗。在此种深重顾虑之下,任何鼓励孩子独立、冒险、奉献、牺牲,对大多数家庭来讲都是一种奢谈。对失独老人进行怎样的关怀,没有任何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要是国家对失独老人仅出台比照三无老人式的供养政策,只是以保证温饱来体现关怀的话,说不定对更多失独老人来讲,反而是另一种伤害。(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 李而亮)